site logo: www.followclassic.com

紀實散文:一夜驚夢(18)

作者:蘭心

訴江大潮 聽聞老T的傳說

2012年,習近平上位,遂即習王聯手,雷霆反腐。活摘器官的幕後黑手周永康、薄熙來等一干貪官酷吏,如秋風落葉,一地狼藉,看似不可一世的龐然大物,彈指之間魂飛烟滅。

2015年,最高法提出有案必立,訴江一案隨即大潮湧起。江澤民貴為太上皇,權勢熏天,爪牙遍地。但是這一紙訴狀,卻如震天驚雷。先生身為律師,輕車熟路,很快就寫好了自己的討賊檄文,然後又幫別的功友草擬。不僅如此,他还驅車遠行,去周邊地區與故友聯繫。

一日,先生回來,先洗去一路風塵。然后,興致勃勃告訴我:「哈哈,痛快!和老T配合,在Y市幹了幾仗。」接过茶水坐下,又道:「因為訴江,當地抓了一批功友。老T的丈母娘也要被送拘留所。大家商量了,我們在家發正念,老T一個人去了公安局:『老太太七老八十,可經不住磕打。有誰動了她一根寒毛,管叫你吃不了兜著走!不信?那你就給我試試!』」公安也是欺軟怕硬,立馬慫了,只是開了一張拘留通知書,卻没真把人帶走。老T媳婦和七八個人被行政拘留,強迫她們寫放棄修煉的保證書,否則,断食断水,不让见家人。还说了,不写,到期也不放人。到了那一天,我提前寫好委託書,揣上律師執業證。老T先行,我們殿後,如果交涉不成,立即提告到檢察院。好個老T,公安正開會呢,他推門就闖進去,直挺挺站在會議室,以鼻觀心,胸前立掌發正念。那女所長挺凶,氣哼哼地上樓離開,嘴頭子死硬:『不放,就不放!』老T兩手掐著腰,仰頭衝她吼:『你不就是XXX嗎?人模狗樣的,勿以為我不知道你是誰!你敢難為我老婆,我就敢上檢察院告你去!實話告訴你,律師早在外邊等著了。你官我民,咱就放開把子試試!』嘻!不過一會半會,七八個人全給放了!」

「老T是誰?這麼厲害!」

「老T不老,也就是四十來歲,是當今八極拳門下數得著的人物。他的師爺霍殿閣,是末代皇帝傅儀跟前第一高手。在Y市那塊,老T可是打遍天下無敵手,赫赫有名。趕明兒,我有空帶你去見見!」

真的?我一聽之下,雀躍不已。角頭老大,揚名上萬,人已不在江湖,江湖上卻仍有關於他的傳說。那老T,將會是一個什麼樣三頭六臂,頭角崢嶸的厲害人物?我童心大起,倒是迫不及待想去見識見識了。

初見老T

那是一片讓人沉醉的大海,乾淨得不似人間。水天一色,澄澈如琉璃。人行處,驚起片片海鷗,點點潔白,漸飛漸遠。小小碼頭,海風貽荡,漁人們在出售剛剛上岸的海鮮。美麗的海星,碩大的龍蝦,我們大啖一頓,吃個心滿意足。

那天,和青一家驅車南下,偉看起來活潑了好多,蒼白的臉上有了微微的笑意。

親身來到膠東半島,遠近的小山如古代的水墨畫,一派青黛。

老T家舊式庭院,坐落在半山腰上。牆上大大小小的原石微微發青,正是山體的顏色。石榴樹,月亮門,小徑婉轉,沒入一片山花之中。

正叩門間,卻聽得一陣爽朗大笑,有人大步流星,抱拳相迎「大哥,大嫂,幸會!幸會!」

哦,這就是老T!個不高,人也不壯,看上去清瘦蒼白。一身唐裝,形容瀟灑,不似江湖中人,倒像山中君子,文人雅士。

進得門來,一水的紅木家具,氣派闊朗,雍容大雅。

老T幼年習武,打遍江湖,小小年紀就威風八面。麾下嘍羅無數,個個俯首稱臣。家裡開著金礦,財勢雄大,目空四海,是个一跺腳地皮都发顫的主。自從煉了法輪功,老T金盆洗手,退出江湖。像戴上緊箍咒的孫大聖,循規蹈矩,修心養性,隨着師父千山萬水,去西天取經。二十年修道,一路坎坷,整整經歷了九九八十一難。

青與老T還是初次相見,互稱功友,把臂言歡,一見如故的樣子,彷彿已經認識了幾千年。

老T在城裡開著茶莊和醫館,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好茶。沉浸既久,精于茶道,自帶一身禪意。居室雖小,布置得甚是清雅,一應茶具也都講究,看上去清淡樸拙,古色古香。

他們三人坐定,一壺清茶,開始談經論道。上下幾千年,縱橫數萬里,滔滔不絕,飛珠濺玉,直如九天瀑布,一瀉千里。

我們幾個隨行家眷,就和老T妻女絮話家常。那個女兒我叫她唐唐,肌膚勝雪,笑語如珠,清冽得像山間流下的泉水。

老T在勞教所 獄警惹不起

桌案上,有大卷宣紙,都是唐唐的書法。打開一看,彷彿有雲霧彌漫,筆墨間,撲面有一股清靈之氣。

「唐唐,這麼厲害呀!誰教的?」我知道,老T在外流浪多年,女孩子並沒有接受什麼高深的教育。「王伯伯嘛,去了美國的那個呀。」

啊,王伯伯,王建中,國內有名的書法家嘛。

聽我家先生說:那年,老T束手就擒,被抓進王村勞教所。一进六扇門,照例是刑訊逼供,上來摟頭蓋臉,就是一通拳打腳踢。老T厉声道:「別動!再動,別怪我不客氣。我學法煉功做好人,可不是什麼罪犯!」獄警們一向目空四海,眼眶裡哪有別人?一聲冷笑,下手反而又加重了幾分,只聽老T大喝一聲,雙膀較勁,馬步下蹲。警察仗著人多勢眾,一拥而上,下手絕不留情。卻不知八極拳乃國內最霸道狠辣的武功,沒什麼花架子,卻出手凌厲,疾如風雨,講的是一招制敵。一群壯小伙沾手即飛,倒地不起。一時間,呻吟不絕,滿屋狼藉。老T這才拍拍手,收起架式。最後還不忘微微一笑,道聲得罪。

獄警惹他不起,從此對這尊瘟神客客氣氣,以禮相待。有人勸他轉化,老T反客為主,給警察講真相,談《九評》,讓各位看守頭大不已。不出工,不學習,不轉化,油鹽不進,軟硬不吃。別人都起早睡晚,忙碌不停,獨老T大剌剌站在樓道裡,閒閒地駕著雙臂,在大家或欽佩或羨慕的眼光中,一臉自得。

老T與老王在勞教所相識,從此高山流水,一生知己。書法家性子樸拙,天生赤子,好像不食煙火的方外之人。因堅心修煉,幾進幾出,前前後後蹲了八年大獄。(未完待續)◇

(此文發表於1272F期舊金山灣區新聞版)

關注我們facebook主頁,及時獲得更多資訊,請點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