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答謝10萬訂閱特別報導

人氣 130

【大紀元2020年08月14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林慧真、梁珍綜合報導)大紀元「珍言真語」YouTube頻道今年1月20日開通以來,大約半年時間,8月2日即達到10萬訂閱,平均一天增加近500人,至今已有兩千多萬觀看量,最多的視頻觀看達37萬次。

珍言真語」欄目在香港最前線,抓住最熱點話題,報導真實消息,是新唐人電視台主持人、大紀元時報資深記者梁珍,廣邀不同背景的名人「暢言論事,說真話道珍言,啟迪人思考」的訪問節目。

8月9日晚,「珍言真語」欄目組為答謝10萬粉絲支持,特舉行直播活動,主持人梁珍親自上鏡與觀眾互動,團隊準備了「珍言真語Logo紀念版」可重用口罩回饋大家,在YouTube、Facebook及Patreon3個平台同時發佈參加表格。活動內容包括:一、珍珍真情感言,多謝10萬位訂閱粉絲及幕後團隊。二、珍言真語團隊心聲,珍珍親讀卡片。三、珍珍兒時照片絕密公開。四、從業18年間,4個經典採訪回顧。五、觀眾Q&A。

以下為直播內容整理。

自述「珍言真語」來歷 感謝10萬粉絲與幕後團隊

Hello,大家好!今天大家是不是感到很奇怪,只有我一個人唱獨角戲。而且整個節目我要講廣東話,其實都是緊張的,比我自己上節目還緊張。不過,還是很開心可以和大家一起答謝所有的粉絲,我們過10萬啦,10萬粉絲啦!所以你看到了,我經常被人家作弄,後面有很多氣球啊,會飛過來。這就證明珍珍這個節目,後面還有很多幕後的工作人員。怎麼全部都走開啦?是啊,他們全部都走了,又剩下我一個人和大家講話。其實我們是半年前就開了新台,從今年二月到現在,半年就有了10萬的粉絲。所以後面有很多的粉絲啊,或者我們台前幕後的工作人員幫助和支持。

我們《珍言珍語》節目的誕生,都是因為去年六月「反送中」期間,我們發現YouTube可以成為一個傳播真相的很好的平台,所以從那個時候開始做專訪,到現在應該做了600條專訪。二月份我們開了新台,因為覺得太多節目了,如果不開新台,大家可能找不到。很多人想很方便的傳播我們的節目,每個嘉賓都有一個欄目可以找得到,所以我們就開了個新台。開始一個月就遇到被黃標啊,所以基本上好像突然間消失了,找不到《珍言珍語》的節目。但是後來終於在觀眾與粉絲的支持下,令我們的節目越來越多人看。

我的貢獻其實不是很多,主要是那些嘉賓,他們說得多。其實我自己並不是一個很擅長說話的人,從小我都很怕對著觀眾說話。本來我是一個喜歡坐在後面,做一個幕後工作的工作人員。但是沒有辦法了,現在香港這個世界,大家想多聽一點真話,而且我也不怕羞,所以就多一點出來講話。我自己最感恩的就是,這麼多觀眾的支持。還有和香港人一起經歷過這麼多的風風雨雨,都是一個非常難得的經曆。

為香港發聲絕不放棄

在國安法後,很多人都很擔心,我們的節目可不可以繼續以前的節目風格?如果大家如果繼續在看《珍言真語》,你都會看到我們比以前更加忙了。我們做了大量的採訪,因為需要更多的聲音出來。如果我們有機會,我們會繼續去發聲,絕對不會放棄的。

其實廣東話對我來說,都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所謂的鄉音難改。其實我覺得你們要聽我講廣東話,真的很辛苦啊。特別是這次,要我一個人整個節目講廣東話。上一次50,000粉絲,我還是用普通話說的。今天大家要聽我講廣東話,真是辛苦了。但是我覺得事在人為,我也是很有誠意去學好你們的語言。

將推新節目「珍珍學粵語」

接下來我們會推出新的節目,叫《珍珍學粵語》,會請不同的嘉賓來教我講粵語。而且可以學一學香港不同的行業,包括娛樂啊,社會啊,歷史,方方面面的用語。希望我的廣東話可以進步之外,也可以把多一點的信息帶給大家。

多謝鄧小宇 大紀元誠意打動香港人

其實這麼多年,在過去一年有很多難忘的事情,其實我以前已經分享過。最近,我特別要多謝鄧小宇先生。其實我並不認識鄧小宇先生,聽說他是香港一個著名的文化人。他的弟弟是鄧梓峰,金牌主持。我非常欣賞鄧梓峰,因為他說話是非常有香港的特色,他是我從小就非常喜歡的一個主持人。他(鄧小宇)寫了一篇文章,說越來越喜歡珍姐。這篇文章在《立場新聞》登出來以後,那天我收到很多人將這份文章轉發給我,後來在臉書上都轉載了,現在已經有5000多人點讚,很多人分享。最重要的是,他們下面的留言令我非常的感動。

我沒有想到,原來他們對《大紀元》和我們的節目有這麼大的變化。以前他們聽我們的台,一聽到我們說不正宗的粵語,立刻就會轉台。而到現在他們慢慢地接受了,給我們的誠意打動了,我覺得都是非常的感動,其實我自己就覺得很感恩。我就是用真心去做事,這是我自己,「真」是我自己非常堅持的東西。因為從小就覺得,人是應該說真話。所以在很多時候,不管做什麼事情,我都希望用我的真誠去做。大家不要介意,有的時候我會出醜,或者不懂,這都不要緊。我就是一個真誠熱情的人。雖然我的廣東話說的不正宗,我還是會繼續去說。你們多多的包涵,我會努力的去學習廣東話。

今天其實我們是想和大家見見面的,因為疫情的情況下,兩人的限聚,我最多只能夠請一個粉絲來,所以一定是不可能達到所有觀眾的要求。所以只有我對著你們講,你們有什麼問題呢,就寫下來,我希望可以答覆你們的問題。

珍言真語團隊心聲 珍珍親讀卡片

對了,我們的團隊寫了一些條子給我,我還沒看了。我還不知道他們會說些什麼,可能會說我很壞啊,欺負他們啊。我現在鼓起勇氣讀這些「貓紙」 。

這個條子是阿芝的,阿芝是我們推廣部很重要的一位同事,你看到很多設計的非常漂亮的圖片,就是她的設計。我們的圖片,大家會不會覺得眼前一亮?特別是袁爸爸的採訪,很多人用袁爸爸的採訪,我覺得我們的圖片設計真的是很特別。所以,阿芝是非常有創意的,是我們團隊裡面非常重要的一員,讓我看看她寫些什麼給我:「我是市場推廣部的阿芝,看過了數百集《珍言真語》的節目。我發覺最觸動我的就是年輕的參選人,區議員。雖然每一集的點擊率沒有那些名人高,有的時候他們只是平淡地說出自己的故事,但是我都感受到他們無比的勇氣和真誠。希望《珍言真語》繼續能夠記錄下他們對香港的付出。」多謝,阿芝。

我也是很喜歡那些區議員,其實我們最初採訪《區區有你講》,就是想把三百多區議員的故事,特別是一些政治素人,帶給觀眾。其實我們也知道,他們的點擊率不會是很高,因為很多人都不認識他們。但是我覺得他們真的是很優秀的一群人。所以我們在這個過程中,都認識了很多很棒的區議員和參選人。特別是國安法後,他們還有膽量出來參選,每一個人都是香港的精英。他們可以在這一個時候,用立會戰線去挑戰這個極權,我覺得他們的故事,也是香港人的精神的一個體現。所以這一類的故事也是我非常欣賞的。我們會繼續做立法會參選人的故事和《區區有你講》,只要我們有時間我們都會去做,大家也可以向我們推薦有一些什麼好的故事。

這一個條子是阿詩,阿詩是我們的一個剪輯人員。我們經常都會有義工來幫忙,他們本身有part time過來幫我們剪輯片子。她好像是寫給你們的,不是寫給我的:「各位觀眾大家好。很榮幸成為《珍言真語》團隊的一名剪輯人員。感謝大家的支持。讓我們邁向訂閱10萬的台階。過去一年通過我們的訪談和直播節目,珍珍越來越走入觀眾朋友們的視線,讓大家被她的努力、實力和魅力所吸引。其實珍珍無時不流露出堅定的信念,充滿熱情和活力的聲音和神情,感染著身邊的每一個人,她也如同團隊的定海神針一般,傳遞著溫柔而堅定的力量,帶給大家光明和希望。再次謝謝,希望希望大家繼續支持,陪伴我們的節目成長。一齊加油,守護香港。」哇,原來她可以做詩人的。我都不知道,他們寫得很感性啊。

這一張是《大紀元》的小編,阿麗,你們有時候見到小編,就是她寫的。「恭喜《珍言真語》10萬的訂閱。這個數字得來不易。希望珍姐帶給我們這麼高質素的節目。每次看你的節目都獲益良多。期待之後的20萬,30萬,40萬。珍姐,繼續加油!支持妳!」

這個是阿軍,是節目組的:「我叫阿軍,擔當節目組的。每一天都會將節目版的影片發佈,讓粉絲多看我們節目的進步」謝謝阿軍,還畫了很多星星的。謝謝你。很感動。

這個是阿喜:「Hello,我叫阿喜,我的崗位是攝影,給我們的節目拍一些「硬照」。很開心,看到我們的節目越來越多人看。謝謝粉絲的支持」謝謝!

珍珍兒時照片絕密公開 竟像童星時期莎莉譚寶(Shirley Temple)

你們看到這些照片。你們覺得這個像誰呢?這個應該是我小時候四、五個月左右的照片,我爸爸說我小的時候整天都嘟著嘴,有時候不喜歡的就嘟著嘴。很少笑的,就是這個樣子。這一張呢,大家覺得像誰?左邊,這是我們小的時候叫她秀蘭•鄧波兒。但香港叫做莎莉譚寶,就是曼秀雷敦的童星,就是Shirley Temple。她是第一個拿到奧斯卡的童星,是一個出名的童星,也是一個外交官,也是我小時候非常喜歡的一個童星。因為我小的時候都是看她的節目長大。我很喜歡她可以帶很多歡笑給我們觀眾,所以我小的時候就以她為榜樣。我媽媽就把我的頭髮燙得和她差不多,所以大家都說我有點像她的樣子,大家說像不像呢?胖一點點,起碼都有一點點像,是吧。這個應該是我4、5歲的時候的樣子。這些相片照相館拍的,全部是標準的照片。

下一張。這個也是卷卷的頭髮,這個也是Shirley Temple的樣子。因為我小的時候呢,其實我的性格是喜歡笑的,雖然有拍到一兩張是嘟著嘴不笑的,但是我從小都是很開心,所以呢,也很喜歡看這個童星演的節目。我記得她有一樣東西,是很小的時候就帶給老人家歡笑。有一部電影,我不記得名字,就是說有一個70多歲的老人家,本來性格是很怪癖的,但是這個小朋友是她的孫女,去到她哪裡就使她很開心,整個人的性格都改變了。我就覺得如果我可以和她一樣,帶給大家開心的事情,就是我的夢想之一。所以在某種程度上面,我做節目也是這樣。

很多人發覺我會笑得比較多,雖然說大家說現在在香港很沉重,也都有人提議,你不應該笑這麼多,應該沉重一點。因為很多人都覺得被打壓,太多黑暗的事情,我們每天都見到一些很不開心的事情。但是我這種從小就喜歡笑,很容易就把不開心的事情忘記掉,這種性格,其實是我從小就開始的,可能某種程度上面,Shirley Temple的性格也都給了榜樣給我。

有網友問,我的頭髮不是自然卷的,雖然我有一點點卷,但是這麼大的卷,是我媽媽小時候幫我燙的。我記得當時還是用很紅的,火炭,一條電棍,燒紅的,來幫我卷頭髮。所以很擔心不小心會燙到我。所以我是不敢動的,我的頭一點都不敢動。所以燙一次頭髮,其實很傷頭髮的。我記得我小的時候燙了三次頭髮,其中有時候,燙了頭髮之後我媽媽就會幫我拍一些漂亮的照片,留下來。其實我小的時候的照片很少的。小編叫我挑選了一些,其實沒得挑選,有什麼我就拿出來了。因為沒有多少照片可以留下來。

2004年奧運記者會被拒發問 柳俊江追問為何針對新唐人

我們現在可以播一些經典的采訪,其實沒有什麽經典的,只不過可以講一些故事給大家聼。2002年新唐人電視臺在香港成立的時候,我就開始成爲第一批的記者,從2002年12月份開始做記者到現在已18年了,大家不要算我的年齡,這些采訪都是非常珍貴的資料,大家可以去欣賞,我們找了一些以前是資料片,很難找的,所以大家未必有機會看到,這次一次給大家看。

剛才大家看到2004年奧運會,中國拿到奧運會的勝利之後適逢香港立法會選舉,奧運會代表團來香港,希望將中共紅色的喜悅帶給香港人,希望幫建制派去拉票,當時我作爲新唐人電視臺記者是參加了這個記者會。那時候還沒有太多的政治審查,那時候香港的言論比較自由,所以我們進去後就像一般的記者這樣去提問,被中共奧運代表團的副團長何慧嫻阻止了我去發言。當時見到柳俊江,「柳爺」還幫我去追問一些東西,會後很多媒體圍著我采訪,它們的記者會也因此,本來它們想幫中共臉上貼金的,但沒想到因爲我的記者的提問,剛開始沒多久就散了,那就有人過來采訪我,我就成爲了傳媒的焦點。

其實我想問的問題很簡單,它們連問問題的機會都不給我,它們已經剝奪了我作爲一名新聞記者發問的權利,所以見到中共是非常不理會新聞自由,來香港這邊也是做一場戲,沒想到在香港會看到新唐人大紀元的記者在這裡,所以我們看到當時中共已經將大紀元、新唐人視爲眼中釘、肉中刺的,所以很多人會説,珍姐你怎麽會這麽勇氣,其實你想一下,我從2002年開始做記者,一點都不容易的。我那時候2004年就被別人當成是反對派的記者,不給我采訪,之後還有很多辛酸苦辣的故事,都不知如何去講了。每一次採訪都遇到很多阻撓,或者很多人用有色眼鏡來看我們,但我覺得最重要是保持記者的專業的心態,應該要提問,我就會提問,不對的事情,我也繼續會發聲的。所以這個是一個珍貴的記憶。

12年青關會落馬洲亮刀事件 壹週刊報導獲獎

剛才看到的是在落馬洲的青關會滋擾法輪功的現場。我們看到,這個大概是在2012年,梁振英上台之後,香港就多了一些紅色的團體,包括青關會就針對法輪功來打壓,有些愛字頭組織針對民主派進行打壓,也就是梁振英製造這些窩裡鬥,拉一派來打一派,群眾對群眾這種文革式的做法,將中共的這種文革的手法帶到了香港。

當時我是在晚上在落馬洲採訪,見到刀,當時我記得我還去投訴,就說這把刀,我們看到有那麼長的一把刀,如果他劈到我的話我會受傷,所以我就會去投訴。但是警察居然說對方有沒有舉起這把刀,你有沒有受傷。難道要我死在你面前,你才會受理我的投訴嗎?所以後來我就去警局報案。又去了旺角報案室,和灣仔那裡。報了一輪的案。最後都是不了了之。

當時就覺得香港警察有點難以理解,現在就可以理解了。最近也看到《鏗鏘集》,也說到這幾年,大家去警察局投訴,其實都沒有什麼結果的。包括記者受到一些不公正的待遇,也是沒有結果的。但是無論怎麼樣,我們都會堅持去報道的。其實那個時候我是有一點點怕的,因為那個刀離我的腳,只有半隻腳的距離,是很近的。所以後來結束採訪之後,我都覺得腳發麻,當時如果他們衝動起來,拿著把刀來劈人,都有可能發生的,因為當時都是比較激烈的環境。青關會都是阻撓我採訪,你們看到其中一個是青關會的人士,是用手擋住我的採訪。不過我都會繼續堅持我要報導的真相。

後來我記得當時,刀這件事情壹週刊也採訪了,標題是「師奶刀手大戰法輪功」類似這樣的。但是後來這篇報導拿到了記者協會的獎之後,壹週刊的記者也受到壓力。所以我們看到香港要報道法輪功的新聞,真的需要一點勇氣。而我們,法輪功的新聞也成為大紀元新唐人報導的重點,因為這都是我們大家要知道的事情。我們無論遇到什麼樣的壓力,我們都會去報道的。

7月國安公署開幕遇見疑似國安

剛才這個片子不用我多介紹,如果大家最近關注YouTube的新聞,都會看到這個國安公署開幕的時候,我採訪了一個疑似國安的片子。其實說真的,當時是因為國安公署太神祕,傳媒說是9點開幕,怎麼知道7點就悄悄地開幕了。我到達那裡的時候,我已經提早了一個小時,8點到,但是到了現場的時候已經全部散了。所以我作為一個記者,我當然就去採訪一些事情,採訪周圍的市民,和現場的人士,交一些功課給讀者和觀眾。

我在採訪了幾個路人之後,就發現這個人很像大陸人。當時我在現場以我自己的判斷,覺得這個人很像國安,所以就現場直擊。所以就有這兩分鐘的對話。我相信,後來我再看回這個片段呢,他說的「你知我知,大家都知」,我相信他為什麼會接受我的採訪,可能他以為我是大陸的紅媒,否則為什麼他覺得國安是否安全這個問題,「你知我知大家都知」,他以為我是同路人,他才會和我這麼說。

我覺得這條片,起碼傳遞一些消息給大家說,第一,其實國安就在你身邊。第二,其實大家也不用害怕,很多時候,他們都只是中共體制下的人,也不是很特別,有三頭六臂。但他們有時候想問題的角度和我們香港人不同。他們是一開口就在說謊,我問他是不是在這裡工作,他說不是在這裡工作,然後說自己是遊客。所以你看到他們,在中共這個體制下,培訓的那些人出來都是說謊,很多時候他們說謊都成為一種習慣。其實我覺得這個是希望,無論你們,我們是中國人,都有五千年的傳統,仁義禮智信。起碼都說一些真話,不要說假話,在香港這裡說謊話是不合適的。所以大家一起笑一下,起碼都不會覺得他們是覺得很恐懼。這個是希望大家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看這件事情。

16年國際器官移植大會 追問黃潔夫范上達

(背景:第26屆國際器官移植大會,首次在香港會展中心舉行。這次會議特別受到媒體關註,在會議召開前,多個國際人權組織紛紛質疑,有53名參加會議的中國醫生,包括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在內,因涉嫌活摘器官,而遭到國際人權組織的抵制。19日開幕的移植大會,18日率先在場內舉辦一場中國專場會議,邀請黃潔夫、鄭樹森等涉嫌活摘器官的十名中國醫生演講。黃潔夫走出會場時,被問到有關涉嫌活摘器官的問題,一言不發。現場保全阻攔記者採訪,組織其中一場會議的香港換肝之父範上達,也被追問中國醫生的問題。四小時的中國專場會議,主辦單位對外拒絕媒體採訪,但場內卻邀請了大批中共傳媒採訪,中共喉舌文匯報大公報第一時間報導,聲稱中國器官移植受國際關註,移植技術先進等。有消息稱中聯辦在17日,緊急召集各大傳媒老闆,就移植大會開吹風會。

對於中共這場神祕的專場會議,追查國際組織發言人汪志遠分析,中共藉助這場國際學術會議製造假新聞,搞一場秀給國內國際看,以國際器官移植大會名義,為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漂白。他提醒國際社會關註,港人也要醒覺,中聯辦吹風,給他們一些什麼煽動,或者是給他們一些什麼條件,正說明這件事情,和中共是有關係的,是它們背後在操控的,也正說明瞭這件事情有鬼。一方面中共想把這個活摘器官的罪惡,擴展、延伸到香港,第二想讓香港這個國際的港口,成為它這個犯罪的門戶,它要把這個黑手伸到香港。)

這個片發生在2016年,其實是相當重要的一個新聞,其實國際器官移植大會首次在香港舉辦的,很多國際傳媒都飛過來採訪,但是中共就安排了一場戲,在國際器官移植大會開幕前,搞了這一個閉門的器官移植大會,對外就沒有宣佈,就邀請了大批的中共的傳媒,包括香港本地的紅媒去採訪,它的目的就是把這些器官移植是怎樣成功,大陸是怎樣做得好,把這件事在大陸去播放,幫中共去洗白,因為大家都知道,中共的器官移植是涉及到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已經在全世界被廣泛去公開,所以中共來到海外去開這些器官移植大會,很多醫生都被國際人權組織去質疑他們,其實是涉及活摘器官的,所以是相當嚴重的人權的罪行。

我們當時去採訪,其實都有很多故事,這裡大家見到,我們在裡面追訪到黃潔夫,因為黃潔夫對外沒有說,他們是參加這個器官移植的這個大陸的閉門的會議,連那些外媒都沒有採訪到,但那次我在門口那裡,阻攔他,接著就追問他,對這57個器官移植醫生被國際人權組織去控告,有什麼看法,他最初見到我用普通話採訪他的時候就很開心,笑得很好,接著我追著他的時候,他就跑到很遠,他知道了後就阻止我們採訪,整個臉僵硬了。後來在器官移植大會,閉門會議的時候,最後要關門的時候,他就說自己這幾天壓力很大,因為器官移植大會都是不願意幫他背書這個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個罪惡,所以他自己出來演一場戲,沒想到在香港這裡被揭發出來,所以我們當時做這個新聞,都是相當重要的一條新聞。

我們當然背後都是付出很多努力,包括要調查所有器官移植醫生的背景,認得每一個人,和在現場仔細去觀察他們的一些破綻,所以一早就去到那裡。我其實交了170元美金,可以進到這個會議,因為它不開放給媒體,但可以去學術交流,當時覺得需要進去,所以自己掏錢進去了。有時做新聞是這樣的,我覺得這件事,可以繼續去追查的時候,我都會自己努力的去做,都算是有些成果。大家可以去多看一些中共在海外做的事,都見到它們其實在海外做很多事,都是幫中共去宣傳,或者幫它掩蓋人權的罪惡。在中國它可以這樣做,但海外我們不可以接受讓它們這樣的。

鳴謝贊助商 饋贈「珍言真語」商標版口罩

這次也都要多謝很多來支持我們的節目的人。除了十萬粉絲之外,我們特別鳴謝贊助商,首先就是紐約的蔣威廉醫生,他就是我這個節目開台,就開始贊助我們的節目,很感謝他。另外就是Kela和Milk,大家有沒有覺得我的頭髮是不是漂亮多了,因為我之前都是從來沒有染頭髮,都是黑色的,Kela和Milk他們兩個是很有心的,我覺得他們把我的頭髮剪得很好看,幫我染頭髮的顏色,大家覺得是不是比較有點層次和好像時髦了,用鄧小宇的話就是成功脫「娘」,以前很「娘」。

另外就是多謝諾翹口罩,送了一些口罩給我們。其實這個口罩,你們拿到的版本會更加漂亮的,有商標在這裡,我這個是還沒有商標版的。他們應該星期二星期三就會加了商標之後再送給我們,我們到時會給選中的那些網友,包括海外的網友都會寄過去給他們,希望大家喜歡這種口罩。你們見到那張照片,是我自己私人用手機拍的,這個口罩很貼身,它是香港設計,但用料是台灣的材料,很貼臉很舒服,是立體的材件,所以人戴著好像很有型,以及那個顏色,女孩子的我就喜歡這兩種顏色的,所以我自己是用了這兩個,一個粉藍,一個粉紅,是不是很襯衣服,都很有型,以及它可以再洗的,跑步都可以用。如果你們想得到這個禮物,就是在諮詢欄,我們直播那裡下面有Link,你可以登記了,希望抽中了就會有這個禮物送的,那個價錢都不便宜的,如果是正價都要138元,但是網購就98元,我們加上商標版絕對是可以收藏的一份禮物。大家可以在這個疫情嚴重的時候,可以保護自己健康,也可以很漂亮又舒服,這個諾翹口罩是一個值得的選擇,特別是商標版,是有我們《珍言真語》的紀念價值。

「珍言真語」名字被很多人模仿

好像我們《珍言真語》的名字,很多人都想模仿的,我突然間在臉書見到什麼「珍言慧語」,又看到《信報》的一個編輯說,他想把自己的欄目叫做「邊緣真語」,大家好像對這個名字,都有點意思,是啊,其實什麼名都不要緊,大家最要緊的是要講真話,真誠對人。我有自己信仰的,是「真、善、忍」,所以我們就是要對人善良,和多些忍耐。其實你見到我不發脾氣的,起碼少發脾氣,不知道幕後的工作人員同不同意這件事。好的,起碼我們多點笑容,希望大家可以開心應對我們所有的挑戰,希望大家參加口罩的送禮活動,我們YouTube,Facebook,和Patreon平臺同時舉行。

與觀眾互動 Q&A

現在終於到了我喜歡的時候了,是問題作答,因為只是我自己講很悶的,你知道我不是KOL(關鍵意見領袖),我不是KOL,大家記得我是一個記者來的。問題在哪裡,好的。

「現在最難忘的嘉賓是」,我覺得,我如果這樣講,就得罪了一大堆人,很多都很難忘的。最難忘的,我要講老實話還是要講客氣話,我都覺得劉細良是我的最難忘的嘉賓。因為為什麼呢,當時「七一」衝擊的時候,大家都覺得香港局勢,有很多的不解,我記得我在7月2日去採訪他,我記得他當時跟我分析了之後,整個形勢是非常清楚,那一次的片差不多是我們點擊率最高的,應該七十多萬,也都是我自己剪的片,我自己當時加上那個設計,半夜把它發上YouTube,覺得他的採訪太精采了,怎知道那個片大紅,也都是給了我很大的鼓勵,今天有《珍言真語》的誕生,都是跟這個片有關係,所以我最難忘的嘉賓是細良, 希望細良有更多的機會讓我採訪。

「你是哪裡的人」,這個肯定是沒有看我的節目的,《有冇搞錯》那裡我已經解釋過,我是廣州人,九代廣州人,不過因為在四川出生,所以,都不是很好意思講我自己是廣州人。廣東花縣現在就是廣州的花都區,嚴格來說都是屬於廣州人,所以我姓梁的,梁是廣東省的一個大姓來的。我家裡是八代九代,不知道多少代祖傳的中醫,以前都做了很多好事的,我的祖先他們,中醫都是仁醫來的,行醫救人,我都是希望自己做些可以積德行善的事。

「多少歲」,不講可不可以啊,這個很像大陸的朋友問的問題,經常問年齡的,這個大家都有私隱,不講,不答。

「講講你讀什麼科目和課外活動你會做什麼」,讀什麼科呢,其實我大學的時候是讀電子元器件的,就屬於材料的科學的,是廣州一間理工大學,即廣州華南理工大學,其實我都不需要去迴避的了,都是不錯的一間學校,Master就是讀,類似MB管理工程。課外活動會做什麼,這個可以講講,其實我每一年都會有一些東西,讀大學的時候每一年都喜歡一樣東西,第一年喜歡跳舞,第二年就喜歡做話劇,所以我其實在大學的時候話劇都是獲獎的,所以那時他們給我的外號叫「滑稽西施」,即是說我很搞笑,西施大家都喜歡的,但我就變成 「滑稽西施」,第三年我又喜歡看電影,第四年就學英文,類似這樣。

「想知道怎樣成功約到薛浩然做訪問」,嘩,這個真是辛苦的,你們千萬不要以為珍姐約訪問好像吃菜那麼簡單,其實是費很多心思的,真是費很多心思的。薛浩然的故事,其實我認識他多年了,認識他起碼都四五年了,其實那時是採訪鄉議局的新聞,跟他聊天,他都是一個很有學問的人。當然他是屬於建制派的,當時對於大紀元,法輪功的人就會覺得覺得很緊張。所以他和我接觸,或者我和他聊天,周圍的人都說,哇,你和大紀元接觸,都叫他避開一點。但是始終很多的採訪者見到梁珍都不是「X教」人員,一看都是一個善良的人,是個記者。所以慢慢地就多了一些認識,覺得我們的報紙都很有誠意。所以慢慢他就會和我們分享一些他對文化對時事的看法。後來7.21事件之後,我鼓勵他出來講真相。因為當時懷疑何君堯和白衣人之間有這種,大家不用我多說的啦。

當時我找到薛浩然說,如果你不出來說的話,人家會以為新界人都有參與這件事情。他為了保障新界人的利益,就出來說一些真心的話。所以當時就開始做第一集,到最近他離開了,暫別我們大紀元《珍言真語》的節目。他的節目一共有三十多集,他中間也受到很大的壓力。香港的政治氣氛,令他們上來到我們節目的每一個嘉賓,都是很了不起。謝謝薛浩然先生,他真的是令我學到很多傳統文化的東西,因為他的傳統文化的功底是我非常佩服的。其實我是希望我們的每一個採訪,觀眾都是可以得益的,其實每一個嘉賓都有很多的知識,他們的知識絕對是一種財富。薛浩然的古文的功底和他對傳統文化的認識,我相信在香港,他絕對是稱得上是一個才子。同時,他的分析對很多政壇的人,都是必看的一個節目。所以我都希望未來還有機會請到薛浩然上我們的節目。

「第一次採訪是採訪誰」,第一次採訪是指我做記者的第一個採訪,還是我《珍言真語》的第一個採訪?我《珍言真語》第一個採訪就是吳明德教授。做記者的第一次採訪,就是當時是23條的時候,2002年23條,45條關注組的大律師在旺角派單張,我第一次採訪。應該是採訪梁家傑,余若薇他們。當時我有點手發抖。

「珍姐,有什麼信念,讓你堅持做記者到現在」,其實這個是非常好的問題。其實就是因為我自己在大陸出生,我覺得我從小都是受共產黨洗腦,讀的都是共產黨的兒歌,都覺得共產黨是像母親一樣親。因為我們沒有接觸到其他更多的信息,連六四的時候我都不知道真相。來了香港之後,我發現原來真相是非常重要。所以,希望能夠幫大陸的人打開新聞自由的天空。因為其實中國人是有很高的素質,只不過是共產黨的執政將這些中國人洗腦,就像我這樣小時候被洗腦之後就變傻了。來到自由的空間,我們都會覺醒,香港人都會覺醒,我們都是人來的,我也是覺醒了。覺醒了之後就很想幫助自己家鄉的人,或者大陸的朋友,令他們可以瞭解到真相之後,也都可以看清楚,然後做一個正確的選擇。

其實資訊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我們媒體都看CCTV,或者每天都是聽中央電視台,中央電台的採訪,或者看鳳凰衛視,其實我們所看到的東西就是非常狹窄的。就像我以前小的時候,我覺得美國是腐朽的垂死掙扎的帝國主義,我以前覺得美國就是這樣的。台灣就是台灣特務,所以我第一次去台灣,我都害怕的。因為我看到那些青天白日旗就覺得哇,台灣就是台灣特務。所以我現在非常理解那些小粉紅的思想,其實當他們瞭解到真相的時候,他們的思維會改變的,所以這個是我希望能夠打開自由的天空。

同時,因為我自己信仰法輪功。中共迫害法輪功已經21年時間。我自己看到中共的那種倒行逆施,或者將好的氣功都打壓成為X教。所以我都想把這個真相告訴給身邊的朋友知道,讓他們知道更多的事情就不會跟著中共去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這個就是我個人的一個信念的支持,來自我的信仰和我對新聞自由的堅持。

「如果政府不給你記者證,你還會繼續留在香港做記者嗎」,我覺得不希望這樣子,因為香港始終是新聞自由,法治自由,都是他們所堅持的。當然現在香港的環境會有很大的變化,但是我會堅持做獨立記者。反正我們繼續會用各種方法去報道真相。

「希望《珍言真語》訪問柳爺」,這個要問柳爺了。

「請問珍姐有沒有被跟蹤?」我比較傻一點,如果被跟蹤我也不知道的。我不知道,真的。我覺得他們要跟蹤我是很容易的,因為我經常做直播。其實國安不用跟蹤,他們拿著直播就知道珍姐在哪裡,跟著我有什麼難的。但我們所做的事情都是合法合情合理的。

「珍姐會不會採訪閆麗夢博士」,我很想,但是要她給我機會才行。

「珍姐,活摘器官是否將法輪功人員的器官賣給有需要的人,然後被活摘器官的人是死去,還是活著」,當然是死去了,其實是非常殘忍的事情。一個人,中共將他的器官賣了,其他身體的每一個地方都是值錢的。你想一下,當時薄熙來在大連有屍體工廠,將器官賣了之後,剩下的屍體就用來做標本,在海外去展銷。所以中共是非常的邪惡,那種邪惡,是你們想像不到的。

「你有沒有學過中醫」,沒有,但是我喜歡看中醫的書。

「你會否以香港為家」,哎,我都是當自己是香港人的,你們覺得我不是嗎?是以香港為家的了。

「回大陸過退休生活」,No,除非共產黨倒台,否則我不想回大灣區。

「為什麼會加入《大紀元》」,這個問題已經回答了。

「珍姐是從什麼時候看清中共的真面目的」,是從中共打壓法輪功開始,我才知道中共是這麼邪惡的。從九九年開始。

「做記者有沒有被人恐嚇過」,明顯的恐嚇就沒有,但是就有很多「關心」,國安人員來和我們周圍的朋友喝茶,說叫珍姐低調,叫珍姐去哪裡要和他們彙報,類似這樣的就有。他們就沒有說,要把我送中 (送回大陸),我就沒有收到這些恐嚇。當然我不希望看完節目之後,他們就會來恐嚇我,其實我不需要恐嚇的了,大家不用浪費這個時間。其實我們都是笑容滿面,希望大家開心度過每一天。

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為止,我們晚上九點節目就結束了,希望大家喜歡我的節目。今天因為我們有這個特別的節目,我們十一點的節目就取消,明天繼續。我們希望大家繼續看,明天我們有很多精采的節目,一點鐘會和盧俊宇再直播,談論這次美國的制裁,銀行方面有什麼跟進的行動。這個是非常有趣的話題,希望大家繼續關注。再見。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袁弓夷:抓黎智英 中共將挨美打趴
【珍言真語】麥燕庭:港警搜報館 極權馴服傳媒
【珍言真語】程翔:中共外軟內硬 國際勿上當
【珍言真語】徐家健:資金撤港 中概股何去何從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美籲關係對等 崔天凱威脅踩紅線
【時事縱橫】蓬佩奧聯歐抗「無法無天惡霸」
【思想領袖】加夫尼:瘟疫讓中共原形畢露
車評:新舊之間 2020 Volkswagen Passat R-Line
【拍案驚奇】逃離中共體制成潮流 下一個是誰?
【西岸觀察】是誰創建美國?1776 vs 1619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