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民奋斗多重奏

一个庶民家族的故事 (3) 先民智慧 石沪圈鱼

作者:农本木
台湾苗栗合欢石沪。(张文雄/Wikimedia Commons)
  人气: 636
【字号】    
   标签: tags: , , ,

续前文

在人与自然的互动中,为了获取更多资源,使生活更上一层楼,古代的智者在海边做了一种特别的设置。透过这一设置,不但吸引更多潮间带生物来此驻足,也使捕鱼方式简单化,一般人都能独自执网捕鱼。那是什么创建呢?就是设置“石沪”。

石沪是一个极浩大的工程

砌建石沪在古时候应是一个极浩大的工程,它看起来好像是把陆地上砌石围墙的工程和技巧搬到海里,其实不然,因为环境殊异,困难度大了不知多少倍。砌建石沪的匠人得审度海潮的各种流向、全面了解潮汐的变化,熟知在此处出没的鱼类等等,在工程进行中,因为没有任何黏合剂可用得上,因此大概都采用经验法则的“乱石砌”,设法以自然工法使结体坚固,才经得起潮水长期的刷洗和冲击。

石沪捕鱼是利用潮汐的升落来进行自然圈鱼,水涨时,鱼儿可随着水流乱走,退潮时,水退得浅了,水位比石墙低,鱼就被困住了,人家是“瓮中捉鳖”,他们是“沪中捉鱼”。

上天有好生之德,古代的智者深知不能“竭泽而渔”,因而设计了一个极“环保”的装置,在墙体中央开了一个小小的拱门,再以木栅栏把门拦住,误入沪内的小鱼可从栅栏的小缝中出去,而大一些的鱼儿就没那么幸运了,只能束手就擒。退潮时“石沪”的水极浅,清澈见底,鱼虾,贝类、藻类一目了然。“石沪”给人制造一个便利捞鱼的场所和条件。

和合欢石沪一样,目前二座硕果仅存的石沪之一,名为母乃石沪。(陈泉提供)

“石沪”的运作模式

在我们家乡,“石沪”是以股分制来运作,由股东排班,今天谁家当值,这整个石沪里的鱼儿都是他的,听起来很诱人,但有时没什么鱼儿来遛,有时来了鱼群,却又抓不完,所以一般都允许无参股者进沪内网鱼。不过,他们有一个不成文规定,如果无股分者渔获太多,值班者有权没收一部分,把部分的鱼倒回自己的篮中,本来这些鱼都是他家的嘛,这种股东和非股东之间的权益问题,大家都很重视,在下面的一个小小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得很明晰。

话说有一天晚上,添福一家人正打算上床睡觉,忽听不远处的邻人呼喊道,“石沪着鱼了!”“石沪着鱼了!”这一喊,全家人都蹦了起来,阿母李凉的动作特别快,三两下就抓出一大堆“鱼具”来让大家挑选,各取所需后,一家人就浩浩荡荡地出发了。一路上碰到好几拨人,到了石沪内,众人作鸟兽散,各自努力去了。五个孩子中,老幺年纪还小,捞不了什么鱼。阿母李凉捞了一会儿,就拉来一个高把竹篮,(里头有半篮鱼),告诉他,看好,不要叫别人拿走了,他答应了,等李凉转身走后,他就呆呆地站在竹篮旁。过不了多久,有一个人跑过来,一把就抓住竹篮的高把,大声问道:这是谁的?老幺心中一惊,想回答却讲不出话来。那人一看是个小小孩,就举起竹篮要倒鱼,老幺想起阿母的叮咛,情急之下,忍不住就放声大哭,那人没料到他会哭,而且那声势在低沉的涛声中,还有点石破天惊的意味。他迟疑着停止倒鱼。听到哭声的李凉赶紧跑回来,说,“是我的!”,仔细一看,原来是熟人,黑暗中,没认出来。李凉知道他是今天的沪主,有权没收那半篮鱼,但他很客气,坚持要她留下,那半篮鱼也就此保住了。

今日适逢大潮,退潮时,水退得极远,合欢石沪内只剩下一点点水,以目测之,可以肯定这天没有鱼到这边遛。 (陈泉提供)

石沪的现况

现在本地和邻村的海岸线上仅存有大小两座石沪。据村中老人所说,古时候本地和邻村共有十二个相连着的石沪,包括顶石沪、合欢、大伶边、小仔、新石沪、大塭、门口石沪等等,因为当时的石沪是村民赖以生财和补充营养、满足口腹之欲的重要来源,石沪的墙体要是损毁了或者有什么异状,往往就受到高度的重视。每一股都得派一个人出来,组成一个修整团队,时日不计,一直到修补完善为止。所以长年以来,石沪的功能和外观都保持得相当良好。

那么其它石沪到哪儿去了呢?为什么现在仅存大小两座石沪呢?因为时代变迁了,经济转型了,只靠石沪已经不能维持生计。石沪倾倒了,没有人出头来组织修复,得上班呀!没时间呀!名义上,石沪的股东制还是维持着,但已完全不作为了,至多是个别人在业余之际或休假之时,揣个网子,到仅存的、已有几处倾颓的石沪中去,回味回味当年捕鱼的况味。

至于说绝大多数的石沪都已“倾颓残破”,就听之任之吧!那已不是个人嘴巴说说就能动得了的。所幸经过有心人士不断地呼吁,加上文化、文物经过包装转型观光的需求,已得到政府的重视,修复工程正在进行中。@(待续)

修复人员正在合欢石沪的石墙上做整修工作。(陈泉提供)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先民们为了谋得更好的生活,还开发一种“牵罟(音谷)”的活动,这是一种群体拉网捕鱼的方式。它不但可以满足人们物质上的需求,也增进人与人之间的情谊,产生更好的群体性社会关系。
  • 海滩
    我家祖先飘洋过海,千里迢迢地,选择在台湾西海岸落脚,这真是一个上上之举。当年这些有智慧的祖先们必定是考虑到大海孕有无限宝藏,只要努力经营,收获是必然的。这是古人对待世事的质朴正信。
  • 某日,父子俩一如既往地到田里工作,不料风云突变,在一场雷电交加的西北雨中,被雷活活劈死,他们这支因此无后。这样的事情清清楚楚地记录在族谱上,是否就是想让世世代代的子孙都引以为戒?我问大哥,答案是肯定的。
  • 这是人间,一个比鬼域更奇幻的所在,这里有一段段笑泪并陈的,真人实事。
  • 眼前的鲁凯婆婆先是两行清泪悄悄滑落,逐渐逐渐地泪水成了小溪、小河,呜呜咽咽的啜泣声,也由悄然而越来越响,涕泗交杂里,彷如那也是老人家隐含了半个世纪的心泪……
  • 约莫七八年前,接触到拨弦乐器,清丽的声音,让我慢慢往弦数更多的乐器寻去,最后停在了竖琴。我在网路搜寻一切关于竖琴的资料,聆听着竖琴演奏,如诗般温柔,如梦般温润细腻,脑子中一直有个画面,一个穿着长裙的气质美女,演奏着好听的竖琴曲。
  • 所谓“养儿方知父母恩”,我到此才终于明白!我只期望等我老了以后,他懂得反馈,或许也能尝尝,一个人困在阳台上,那种撕心裂肺、大吼大叫的滋味。
  • 公公的遗嘱很特别,因为他先后立下了两份遗嘱,两份遗嘱虽说都是有关房子未来的归属问题,但两份遗嘱却是截然不一样的说法。
  • 当今社会,很多人把赚钱、发财、一夜暴富当成人生的终极目标,为了钱什么坏事都干。因此,毒奶粉、地沟油、塑胶米、假鸡蛋层出不穷,害人害己。古人有云:“无商不奸。”商人自古就如此吗?当然不是了,这个成语的原意可不是一般人想的那样,咱们来讲讲集中了古人千年智慧的生意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