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重生 西澳华人露茜的快乐与感恩

人气 777
标签:

【大纪元2020年05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夏墨竹澳洲珀斯采访报导)在西澳珀斯北桥的大街小巷上,年近古稀的华人妇女露茜.戈经常来这里的唐人街买菜,碰到认识或不认识的华人,她都热情地打着招呼。在她笑眯眯的眼中,别人都像亲人孩子一般,问候一下,心里没有芥蒂,送出去的祝福,实心诚意。日子久了,这里的很多人都认识她。她拉着购物推车,手脚麻利,帮别人时,还可以一路小跑。

连露茜自己也没想到,15年前生命曾走到绝境的她能活到今天,还活得这样神采奕奕,快乐开朗。两年前她的一位澳洲朋友从大陆回来时,特地送了她一枚凤凰别针:银色的凤凰,熠熠生辉,展翅欲飞。而露茜就如同这只浴火重生的银凤凰。

要强的苦命人

露茜是江苏人,1954年出生在一个贫寒的大家庭里,兄弟姐妹8人。小时候辛劳的母亲用锅铲子打过她,到现在,眉框上的疤还在。

她从小肯吃苦,又特别要强,18岁就当上了妇女队长,收稻子,她总要比别人挑的多,肩膀被扁担磨破了皮,也不吭声。后来嫁了人,家境没有多少改善,生活的担子却更沉了。

“我老公对我不好。里里外外的活都是我干,为了挣钱谋生,有时干到夜里2点。挑粪走3里多路,还要做饭,喂牲口,我的身体也不好,我老公也不同情我,家务活什么都不干干,我就吵他。我前面的两个小孩都流掉了。女儿是第三个,最后生了下来。”露茜用带着吴音的普通话诉说着往事。

“怀这个孩子的时候,老公还打我。我真是气得不行,总跟他吵,骂他。我婆婆是妇女主任,看不起我,嫌我穷,对我很凶,她对她这个儿子也不好。我收稻子,他们翘着脚吃饭,也不帮我。婆婆说,老公不帮老婆,活该。老公也不敢帮我。有一次婆婆骂我,我辩解了一句,婆婆公公一起上来打我。我这个咽喉炎就是气出来的。”

“我那时身上有十几种病都治不好,天天吃药,要命的病就有好几个。我有萎缩性胃炎,不能吃饭,有的时候喝水都吐,到医院挂盐水,挂完了,就吐出来。一个星期人就瘦了17斤。气管炎、咽喉炎,整天咳嗽,讲不了话,咳起来一口气喘不上来,真是生不如死。”

“专家看没用,找祖传看喉咙的中医治,也没有效果。关节炎、坐骨神经痛严重得不能走路,夏天给膝盖戴护膝时,能听见骨头啪啪响,站起来得撑着脚才能慢慢站起来。更严重的是尿不下来,我胀死了,有时感觉好像尿被憋到了胃里,马上要吐出来,比死还难受,我对生命绝望了,我感觉快到生命的尽头了。”

即使这样,要强的她还在撑着, “我有一点力气,就在外面撑着。一点力气没了,才趴在床上。后来,我的眼睛也睁不开了,身体难受得睡不了觉,我觉得我要死了。那时的我就是个废人,脸灰灰的。我的女儿从小很懂事,总摸摸我问我你哪儿疼啊。那时她大概10岁吧,不知从哪里弄来一个小橘子,她把这只小橘子供在厨房的灶王爷像下,恭恭敬敬地求灶王爷:帮帮我妈妈病好吧,帮帮我妈妈吧。”

最终,绝望的露茜不想活了,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痛苦使她完全失去了活下去的希望。“我想喝农药死。拿起农药瓶子,被老公发现抢下来了,没死成。大年初一的时候,老公带孩子回娘家拜年去了,我就跑了,离开了家,走了3里路,我想撞汽车死吧。后来路过一户人家,听见哭声,那家有人死了,家里人都在哭。我想,我也寻死,他也死了,人家哭一哭也就完了。可我家的小孩怎么办哪,想了又想,还是回去了。”

顿了顿,露茜红了眼眶:“我不修大法,早就死了。”

柳暗花明

也许天无绝人之路吧,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露茜认识了一位法轮功学员。

“她看我又吃保健品又吃药,建议我学法轮功。可是受中共电视宣传的影响,我那时对法轮功有误解,就拒绝了。”这样又捱了两年多。2005年她才抱着尝试的态度,决定学学看。

“当我学炼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时,我刚抬起手做头前抱轮,立刻感到一股强烈的能量流在两手臂间流动,上来下去,我十分惊讶,心想,这功太厉害了!” 露茜又询问了多位亲朋好友,还有不认识的人,人家都讲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好。

因为心里还有些顾虑,担心法轮功搞政治,她开始读法轮功的书籍《转法轮》,看完后,这才看明白了。“书上没有一句搞政治的话,相反,都是叫人怎么样做个好人。是政府在撒谎。法轮功是被迫害的。”

明白真相的露茜在学法炼功后惊奇地发现,那些纠缠她多年的病没多久都神奇般地好了。她能吃东西了,不管咸的生的,都能吃了,还能吃水果了。人也不咳嗽了。全身的关节也不疼了,尿尿也正常了。过去因为风湿,被孩子戏称为鸡爪子的手竟然也好了。肩周炎、妇女病、膀胱炎、美尼尔综合症也不翼而飞。过去手臂有皮肤病,怕光,因为痒,总是被她抓得血淋淋的,坐车上,人家都不敢靠着她坐,怕传染。现在手臂的皮肤也全好了。露茜看着焕然一新的自己,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年过半百的露茜终于体会到了身上没有病是啥滋味。她掉着眼泪,在法轮功师父法像面前,烧了九柱香,磕了九个头,“这么多年,谁也没有让我的病好,也没有药让我好起来。我的命就是法轮功给的,即使中共迫害,谁也干扰不了我炼功。”

秧儿好,稻儿好

法轮功不仅让露茜的身体恢复了健康,也打开了她的心锁。在大法中重获新生的露茜,再也不是那个病恹恹一肚子怨恨的女人了,她对谁都笑呵呵的。

她的婆婆首先体会到了她的改变。“我通过学大法,认识到,碰到什么事情,都不是偶然的。” 露茜放下对婆婆的怨恨,开始关心她,有好吃的都先让她吃,帮她扫地、晒被子,实心实意地对她好。

有一次,她发现婆婆的房门敲不开,这才发现婆婆在里面说不了话了。婆婆住了医院,露茜照顾她,扶她去卫生间,尿完给她提裤子。有时婆婆拉屎拉到地上,裤子、鞋子里都是秽物。露茜也不嫌弃,给她洗身子,洗衣服,洗地板。旁边的人问她,是你妈妈吗?她说是婆婆。那人啧啧称奇,说从来没看到这么好的媳妇,这儿哪有媳妇来照顾的。看到的人都说,这个媳妇对婆婆真好。

婆婆也问露茜,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露茜笑着对她说:“师父叫我们对人好。法轮功是佛法,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也会得福报的。”婆婆点点头,她亲眼看到了二儿媳的变化。明白真相的婆婆还退出了原来加入过的党团队,不再与谎言和暴力成性的中共为伍。

家里的儿女轮流照顾婆婆。露茜发现小儿媳一家照顾婆婆的时候,竟然10天都没有给婆婆倒马桶,马桶里的秽物都快溢出来了。她自己照顾时,是每天都帮婆婆倒马桶,并把马桶里里外外冲洗干净。

露茜只好拎着沉甸甸的马桶去倒,秽物一不小心就溅了出来,泼在她的身上和鞋上。露茜想到婆婆平日对小儿子、小儿媳最好,这让她感到心里不平。她记起了师父的话,修炼人没有敌人。她对自己说,我要对婆婆好,对谁都好,听师父的话。以后每次轮到她照顾婆婆时,她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倒马桶。

露茜2013年离开中国来到澳洲后,婆婆很想她,哭了一个礼拜,给她的两个女儿说:“你们都没有她好。”露茜的女儿有一次回国,去看望奶奶,给她洗头时,她的奶奶就念叨了:“妈妈好,女儿好;秧儿好,稻儿好……”

婆婆曾经那样热切地盼望她回来。然而中共对法轮功残酷的打压,让老人的愿望落空了。在她去世时,她身边没有这个她曾经最瞧不起,然而后来又是她最放不下的二儿媳。

第二个受益的亲人是露茜的丈夫。修炼后的露茜不再像原来那样骂丈夫了,这连村里的人都看出来了。

“没修炼前,我对老公的怨恨很大,老骂他,骂他懒,什么都不干。有一次我嘱咐他到时候把帘子放下,防止蚊子进来。可我干完活回到家,看到他帘子也没放下,倒是点了两个蚊香熏蚊子。我气他懒得连帘子都不放,又心疼蚊香钱,就骂他。他冲上来打了我两个嘴巴。我一边哭,一边骂,我正怀着孩子,他还打我,我就一直骂他,鼻涕眼泪往他身上甩。骂了他一晚上,他也睡不好。我一晚上也没睡,白天又要去干活。”想起往事,她不好意思地自己都笑了。

“我修炼后,知道不能这样对他了,要为他着想。”有一次她的先生在门口骂她,声音很大,左邻右舍都听得见。露茜没还嘴,也不吱声。村里的人说,你看人家现在炼了法轮功了,以前她骂老公,现在她老公骂她,一声也不吭了,炼得真好。

心中的嘱托

露茜修炼后,无病一身轻,“师父救了我,我太幸运了!”她说,“我就想,我怎么不早点得法呢?”她十分懊恼,当初自己听信了中共的电视谎言,白白多受了两年罪,还耽误了得法。

她清楚地知道,共产党这次搞运动,栽赃陷害法轮功,编造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嫁祸佛法,这是灭佛的大罪。世人被谎言毒害,跟着它在无明中辱骂佛法,伤害修行的人,这不是在毁自己吗?她决心让更多的人明白法轮功的真相。

“我就到外面街上,给那些善良无辜的人讲真相,劝他们赶紧退出中共的党团队(三退),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灾难面前能自保。

“过年的时候,我到集市上讲真相,看到生意冷清的摊位,我就给摊主讲三退保平安,他明白了真相,同意三退。我还没讲完,很多人来买他的东西。我告诉他,法轮功是佛家法门,这是你刚才念法轮大法好,同意三退,给你带来的福分啊。摊主激动地说:真的,真的,我今天碰到活菩萨了。”

“我还碰到过一位公司的女会计,有文化,是党员,我告诉了她真相,她马上就退了。”后来露茜在街上再看到她时,她高兴地说,“我相信法轮大法,我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得很舒服。”

“还有一位得中风的人,是个女的,走路就这样抡胳膊,抡的动作特别大,一个腿还伸不直,一瘸一拐的。我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报。她记住了,不仅自己三退,她还告诉家人,全家都退了党团队。等我再见到她时,她走路好多了,胳膊不甩了,只有腿一点点瘸。”

“我还认识了一个年纪不大的四川人,在缝纫厂工作,他得了很严重的胰腺病,工作也不能做了,身子很消瘦。我给他讲了真相,并送给他一个印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护身符。我告诉他,你一定要念啊,你会好的。”后来露茜再次碰到他的时候,他高兴地说,他的胰腺病好了。

露茜把这九字真言也告诉了她小姑子的婆婆。老婆婆70多岁了,天天念,也得到了福报。她有一次骑三轮车摔了,三轮车都翻了,可她那么大岁数,只是手上擦破点皮。她说:真的有人在帮我。

露茜的姐姐也明白了法轮功的真相,冥冥中也得到了上天的护佑。有一次她骑三轮车,下很陡的坡,一时刹不住车,连人带车冲到了水沟里,车子压在她身上,她脸朝上被压在下面。“因为我念‘法轮大法好’,大法师父帮我了,不然我早脸朝下淹死了。”她说。

就这样,露茜讲真相送出去的护身符,不知有多少了。有时在街上,露茜再次碰到那些善良的有缘人,就问我给你的护身符还带着吗?那人从身上掏出来,露茜说,“掏出来的护身符边角都磨了,还戴着呢” 。

飞到澳洲的凤鸟

来到澳洲后的露茜,看到受大外宣影响的海外华人对法轮功也有误解,心里很难受,每个周末她都放下手里的家务,去唐人街,或者车站、公园,走一路,讲一路,她向他们讲述着发生在中国和自己身上的故事,希望身边更多的华人能够明白真相,选择正义良知。

“有一个大姐,我碰到她8、9次,乘车、去超市,总能碰到她,看来是有缘啊。路上我给她讲真相,她一听,脸色就变了,狠狠地说:‘你是法轮功?我看到你们法轮功,我一个个杀掉他!’我看她完全不接受,就不吭声了。后来又碰到她好几次,她再看到我时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她那样骂过我。我不放在心里,先给她打招呼,跟她讲真相,她还是不接受。这样好几次后,我就想放弃了。”

“后来在车上又碰到她。当时我们坐在一起,我跟和她同行的另外一个男的聊天。那个男的我以前认识,他以前已经做过三退,但他对我们还是有些误解,他当时问我,‘你做这个你有钱吗?’我明白他为什么这样问。因为中领馆到处给我们造谣说我们是挣钱的,10块钱一小时。我笑着告诉他,‘你给我钱,我就有钱。’他听了也笑了。

“那个大姐在旁边一直听我们的对话,眼睛笑眯眯的,笑得红光满面。我想到师父的慈悲,我和这个大姐真是缘分吧,还是不能放弃她的。我就转过头对她说,‘大姐,你还是退掉吧,灾难来时保个平安。’她马上笑着大声地回答我,‘好啊!’”

露茜上英语班,在班上结识了好几位华人同学。这些朋友在大陆都是社会上拔尖的人物,要文化有文化,要地位有地位。露茜干了一辈子农活,没有多少文化,不善言辞的她,讲普通话都还费劲,可是她有一颗金子般善良的心。她把法轮功的真相一一讲给他们,这些同学最后都退出了党团队。

其中一个同学从大陆回来后,特地送给她一枚凤凰别针,并说:“你上次送我的护身符,是能保平安的。我这个礼物没有那么珍贵,没法保平安,就算是我的一份心意吧。”

走在街上的露茜,是一位重获新生的老人。在匆匆聚散的人流中,她毫不起眼,在冷漠的流言中,她的心始终是热的。15年来,她带着也许是上天赋予她的善意和嘱托,愿把这份热度分享给她身边的人。遇到的中国人,不管认不认识,她都打招呼,用她的诚挚对待有缘人,如同她浓浓的吴语乡音,伴随着她,从未曾改变。#

责任编辑:高敏

相关新闻
一对双胞胎被神奇挽救的故事
“眼见为实”的母亲亲历神迹
逆流而上 大陆高中教师成“学校功臣”
二娘修法轮功 穷棒子村有福了
最热视频
【直播回放】5.24港人反国安恶法游行
【老外看中国】从未说过的故事 给七年老观众
【纪元播报】历史上瘟疫:神农尝百草的秘密
【爱丽话五千】北宋三位垂帘听政的贤后
【珍言真语】吴明德:中共打养子 黑暗过后是光明
【思想领袖】怒斥中领馆的议长:中共非中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