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 4月上旬武汉解封 疫情扩散其它省市

——中共隐瞒武汉肺炎疫情大事记(十一)

人气 669

【大纪元2020年05月22日讯】一场瘟疫浩劫,让武汉人、湖北人、中国人遭难,也让全世界遭难。中共隐瞒疫情,致使多少生灵涂炭!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事实。中共还在继续隐瞒,但更多的事实不断公开,媒体、各国机构、勇敢的爆料人,正在揭示这场史无前例的人祸。这里仅整理记录了部分已知的真相,并将继续补充新的真相,要把这惨烈的真相,传递给每一个人,传递给子孙后代。

本篇记录的是2020年4月上旬的部分事实,更多的真相仍然有待揭示。

4月上旬疫情趋势

2020年4月上旬,中共继续隐瞒各地病例,并解封武汉。但各地病例增多,相继又进入封闭状态。

中共为掩盖病例,发明了“无症状感染者”。实际上,中共把检测不准的疑似病例、出院复阳患者、还有没被检测的轻症、潜伏期暂无症状、疑似患者等,都统统归入“无症状感染者”,这样就做到了确诊清零。

瘟疫在全世界的爆发,造成巨大生命、财产损失。各国开始追责中共,并提出独立调查,但区分中共政权和中国人民,认为中国人民也是受害者。中共继续抵赖。

4月1日

4月1日,中共国家卫健委首次公布了全国无症状感染者的统计数据。3月31日当天,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30例,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1367例。后来4月22日,新华社转发北京青年报的一篇文章,题为“无症状感染者不可忽视,也无需恐慌”,标注作者是丁丁虫,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上海市科普作家协会医学健康专委会委员,科学松鼠会成员。文中对“无症状感染者”解读,称“无症状感染其实包含了好几种情况”,包括“出院后检测复阳”,“暂时没有表现出症状”或“处於潜伏期”,还有“从头到尾都没有症状”。5月4日,钟南山说,无症状感染者这个词不见得非常准确,因为其中有的已经有轻微症状,他归纳的无症状感染者,也包括潜伏期无症状、疑似病例、已被发现并做过检测的人。这表明,中共所谓的“无症状感染者”,是创建一个模糊的新类别,把检测不准的疑似病例、出院复阳患者、还有没被检测的轻症、暂时无症状、疑似患者等,都统统归入“无症状感染者”,这样就做到了确诊清零。

同日,大纪元报导,大陆各地频传娱乐场所开放后又关闭。上海市东方明珠、杜莎夫人蜡像馆、水族馆、金茂大厦88层、上海中心等旅游景区,3月30日起再度关闭,刚开始营业的电影院、KTV等也再度关闭。上海市民胡先生对大纪元记者表示,这些景点虽然稍早前有开放,但也是限制人流,现在再度关闭说明疫情还很严重,“我听一位朋友说,他的外甥是在上海虹桥高铁火车站的点票人员,他说有很多高铁上的车务员被隔离了”。陈先生说,“本土清零是胡说八道,如果说都没有了,为什么北京不允许湖北人进北京?所以本土也有,外面传进来也有”,“上海电视台也播报了,一个搭公交没戴口罩的人,他拿下口罩,遇到一个潜伏期的人,十几秒就被传染了,从上海监控摄像看到的,这是前几天的事情”,“包括公园、野生动物园,这些前些天都开的,今天又不能开了。这说明在上海肺炎又出来了,死灰复燃,这个苗头又出来了,恐怕又要出来了”,“它报都是报输入的,本地的好像没有,是零,但不大可能的,尤其武汉的地方怎么可能是零呢?像方舱出院的还是带病毒的”。上海胡先生认为,“现在限制湖北人进京,北京防疫升级,两会的危险性更高,他们(中共高官)这些人更是贪生怕死”。上海市民秦先生说,“上两个礼拜还警告我,不许造谣,天天有两个警察盯着我,每个月平均要找我一次”,“共产党才是造谣,关键问题不是这病毒,而是共产病毒,这70年的精神病毒什么时候消除?”“它(共产党)这次麻烦大了,说不定就完蛋了。”

同日,《南华早报》报导,河南省郏县犹如宵禁等级的封锁已于3月31日起实施。报导说,郏县交通运输局一名官员确认全县进入封闭状态。当地一名23岁的王小姐表示,3月31日下午,她接到村里的通知,说是要封村。官方要求民众购买日用品及蔬菜,为封城作准备。王小姐很担心疫情的新发展,因为出现疫情的郏县人民医院,离自己家只有约2公里。当地一名商人王军(音译)说,现在的封锁令他感到非常紧张。此前有消息指,河南省漯河市一王姓女清洁人员于3月21日到郏县,同郏县人民医院的一名张姓医生去扫墓,还一同进餐3次。事后,3月28日,王女被确诊。

4月2日

4月2日,大纪元报导,美国前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说,“中国共产党政府造成了席卷全球的武汉病毒(中共病毒)大流行,无处不在的死亡和破坏。我今天呼吁国会立即成立一个针对中国(中共)的专责委员会来领导国际调查”。他还说,“在我们国家历史上的关键时刻,包括在珍珠港袭击事件之后,在水门丑闻之后,在伊朗与反对派事件等之后,我们都使用过这类委员会”,“它们(中共政权)导致了它(COVID-19疫情大流行),通过压制那些试图警告世界的人,通过阻挡美国和国际科学家尽早阻止疫情爆发,以及通过伪造感染率和死亡率来低估疫情传播的严重性。它们今天将继续使用宣传机器来掩盖记录”,“这次不能允许它们(中共政权)成功”,“我们知道中国人民不是敌人,他们是中国(中共)政府的最大受害者,揭露真相将使他们最受益。”

同日,大纪元报导,近日随着中国周边多个国家先后宣布禁止粮食出口,中国大陆的湖北黄冈、宜昌、鄂州等地区,以及重庆、山东、甘肃等多省均爆发抢米潮。当局紧急“辟谣”称“库存充足”,不过舆论认为,中国的粮食危机问题已经迫在眉睫。

同日,大纪元报导,《寒冬》杂志主任、意大利记者马可莱斯宾蒂(Marco Respinti)3月26日在意大利自由党报“Rete Liberale”上发文称,“不要称中国病毒(Chinese virus),要称中共病毒(CCP virus)”,他督促人们要区分中国人与中共,该受谴责的对象是中共。他表示,中国老百姓与病毒起源无关,实际上承受着病毒和中共所施加的双重痛苦。全文道出整个中国目前正饱受中共极权专制体制的凌辱,莱斯宾蒂说,中共政权是一个极权主义政权,非法拘留,酷刑和杀害……中国共产党政权有计划地侵犯人权,压制自由,侵犯良心,迫害宗教和骚扰少数族裔群体。

4月3日

4月3日,Youtuble《世界的十字路口》节目披露,最近,有一位台湾的殡葬业者透露,中国方面通过台商的关系找上他,希望他帮忙找尸袋,而且需求数量相当惊人。台湾殡葬业者小冬瓜说:“对,就是从上个月底开始,就陆陆续续有很多人透过各种管道来接触,跟我联系说能不能跟我订尸袋,一开始是几百个、几百个,可是到近期来讲的话,就是开始有出现那种,譬如说,能不能给我10万个、15万个。甚至那天最高还有人跟我讲20万个。我说你要那么多干嘛?这个数量不是一般工厂能够生产出来给你,要凑。他们现在生产线全部动工,也不一定可以马上生产。因为这个几乎等同于,上次发生类似这种状况,大概像是南亚大海啸,才有可能会用到这么大量,而且那么急的尸袋。”

同日,大纪元采访姜女士(化名),她的先生(化名金先生)今年39岁,因为患脑肿瘤,从湖北孝感来武汉准备做手术,第二天就被查出感染了武汉肺炎。她说,“如果我知道医院这么多人,我真的都不敢来这边……”,“我们之前一直好好的,我们一直在家隔离,我觉得应该是在医院感染的。因为23号我们来到省人民医院,当时看到的景象,我们心里都凉了。只能在急诊室给我们挂急诊,先打上吊针,然后再进入缓冲病区”,“我们从来没想过武汉是这样的情景,真的是看得很害怕。尽管我们做着防护,但是看着这个景象,新闻里是看新闻,看到这个实景还是很害怕”,“急诊太多人了,包括急诊室的玻璃门的版面都是病人,除了护士的服务台中间有一点可以走动的地方,其余的都是一个床挨一个床”。姜女士说,“24号早上出的新闻,缓冲病区有一个医生被感染了、确诊阳性。3月24号,我也是吓了一跳,只有进缓冲病区才有可能排队进住院,安排手术,当时我也没多想”,“然后医院里就有医生说,当天进缓冲病区的几个病人全部隔离了,我也不知道这中间是什么原因,他们也拒绝透露更多的消息”,“我们是(24号)吃晚饭的时候进去的。包括我老公也是疑似病例,疑似病例是不计入数据的。我看数据都是显示零。说我老公是单阳性”,“我老公刚才跟我联系,他说医院再这样子搞,我这病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撑过那么久。现在我都不敢跟家里人讲……虽然我是一个健康人,我在酒店的心情,真的是相当于等死,我觉得我跟我老公的心情都是一样的”,“我们家真是,心绝望了千遍啊,心都等哭了。”

同日,河南郑州市律师协会发出的一份《行业处分决定书》,对河南国银律师事务所律师刘莹莹做出警告的行业纪律处分。刘莹莹于3月26日在其微信公众号“莹莹观世界”就武汉疫情相关信息发表了题为《今天,汉口殡仪馆领骨灰的家属排起了长长的队伍》的文章。郑州市律协指,刘莹莹涉嫌“通过网络发表不当言论”,更指她涉嫌“利用网络、媒体炒作未经核实的现象,散布挑动对政府不满言论”。事后她“积极配合调查,承认错误,删除文章,出具检讨……”。

4月4日

4月4日,大纪元采访黑龙江佳木斯的李先生,他说,“佳木斯的疫情其实从来都没有断过,就是不让上报。上边有指令,必须清零,都是内部传的,但事实上就是这样”,“现在的口径是,一个是外来的,再一个就是无症状传染”。4月3日,黑龙江佳木斯市通报前一日疫情(2日)称,佳木斯市无新增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李先生说,“现在突然对已解禁的部分小区从新封闭式管理,已经撤销的卡点要从新设置。这种情况可能覆盖全市范围”。李先生说4月2日向阳区物业指导中心发“紧急通知”称:“按照刚刚结束的防控会议要求,由于境外输入和无症状者乘几何式增长,防控形势回潮,形成常态化管理。各物业企业今晚连夜检查小区封闭围挡,能硬封闭的全部硬封闭”。李先生气愤地表示,“一言堂的媒体天天给我们洗脑,同事们也得不到真实信息,所有能看到,听到的都是谎言,所以不少当地人还信以为真,以为疫情真的结束了。”

同日,大纪元采访武汉市民叶女士,她对大纪元表示,清明节是该哀悼亡者,“因为有这么多人无缘无故牺牲,老百姓原本好好的,疫情是无缘无故(发生)”,“这世界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就像李文亮说的,有很多声音发出来,这些都是公开的秘密,但一些网帖都发不出去,只有‘正能量’发得出来,负能量都发不出去?”湖北民众高先生提到,现在官方大肆宣传“清零”令民众放松了防疫的戒心,但实际上他1月28日就亲眼见过无症状死亡的案例,“我每次想到,就心里发毛,太可怕了”,“现在不晓得谁是病毒携带者,没法预防”,“只是做表面的,这是很恐怖的”,“哀悼日也是一样,还是在麻痹民众,让民众以为他们看重生命,对老百姓是好的,其实并非如此”。

4月5日

4月5日,巴基斯坦当地一家新闻频道News Break TV在报导,“号称高质量的N95口罩,中国(中共)送的是内衣制成的口罩;接受中国医疗救助的省卫生部门也有漏洞,未经过适当检查就把口罩送到卡拉奇(Karachi)的卡塔尔医院,那里的医生和和医护人员称(卫生部门)被中共当傻子耍了。”

4月6日

4月6日,大纪元报导,大纪元采访了株洲服装企业主程东,他说株洲政府新发出文件,从4月2日开始,凡是武汉市过来的包括武汉籍,必须隔离14天。程东,“昨天晚上听我武汉的亲戚讲,武汉还有确诊的,但是不多,数据也不会登报出来,甚至会偷偷隔离,官方不会报导,报导出来给复工复产造成很大的冲击,大家造成恐惧,人家就更加不敢出来做事了”。

同日,英国国会外交委员会发表报告,直接批评世卫处理疫情做法不当,直指中共故意误导世卫及其他国家的科学家。呼吁在一个开放的平台上分享准确的数据,建议成立“二十国集团公共卫生组织”(G20 for Public Health),且提出参与这个组织将取决于透明和诚实。

英国《泰晤士报》4月6日报导,英国从中国订购的数以百万计的武汉病毒测试盒都不合格,根本检测不出来轻症状的和无症状的患者。上周英国政府订购了350万套测试盒。

同日,中共喉舌《人民日报》主管的《健康时报》报导,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首席专家杨炯表示,由近期普查资料来看,武汉无症状感染者占0.15%至0.3%左右,即大约有1万至2万人。杨炯说,武汉当地还是有点危险的,尤其是4月8日解封后,人口流动量会更大。这则报导已经被删除,但是被其它陆媒等转载。

4月7日

4月7日,大纪元记者采访广州瑶台村的周先生,他说,“在广州美博城那边一条街道有专门做黑人生意的店,一个嫁给黑人的老板娘(中国人)感染了病毒,这个老板娘和黑人丈夫都确诊了。出事的餐厅离我们村有一公里的距离。现在街上出现黑人就会被警察抓起来”,“人们都不敢出来,现在很多人都不敢出门买菜了,一出来买菜都买一个星期的,你说严不严重!”“现在疫情到了家门口了,谁不怕?现在基本上没有人出来了,出来做生意的都是冒着生命危险的,为了挣点钱”。周先生还说,停业有两个月了,歇业期间租金照交,各方面损失很大,但政府不给任何补贴。出门要戴N95口罩,但N95口罩不好买,一百块钱才能买四个。

4月7日,美国总统川普批评世卫组织“以中国为中心”,又指世卫似乎经常站在中国一边及犯错,美方考虑停止资助世卫。

4月8日

4月8日,武汉解封,但街上行人稀少,有中国最长步行街的江汉路商业街也门庭冷落,几乎没有顾客。市民黎明对大纪元记者说,“今天街上人不多,人们仍然是心有余悸”,“开封了,但没有往日的味道,估计要醒一段时间才能感受往日的气息”。他说,上街的大多是年轻人,出行的人们多是出于生活的无奈,要开工了,必须挣钱才能生存下去,不然也会饿死,但不会去人多的地方以及密闭空间。他表示,管控仍然在继续,正常的生活和秩序恢复有待时日。潜在的危险仍然存在,人们心里害怕,不敢大意。

同日,黑龙江省卫健委网站消息,2020年4月8日0~24时,黑龙江省省内无新增确诊病例,省内新增疑似病例1例(哈尔滨市)。当日发热门诊诊疗人数1051人。从4月5日至8日,省内现无症状感染者2例(哈尔滨市五常市1例、七台河市勃利县1例)。然而,4月7日,哈尔滨市道里区安固街某社区基层工作人员在小区群里发布重要通知,“我们哈尔滨今天早上发现4例无症状感染者”,“大家赶快把信息发到居民群里”,“无症状感染者更吓人”,“没事别出来,在家待着”,“老年人不要再在院里聚集。”

4月9日

大纪元采访山东的张先生,他曾在寒假期间,到武汉做一些会计的实习工作。没有想到, 武汉肺炎从天而降,武汉封城,他平生第一次穿上防弹衣,手持电棍,成了硚口区的一名小区保安。他说,“去了没干几天,疫情来了,刚开始想都没啥事情,就是感冒吧,过不了几星期就没了;到后来就说这个人传人,全戴上口罩了,直到大年三十那天晚上封城了,都出不去了,就一直留在这了”。张先生说,他所在的小区没有多少年轻人,一万多人大多都是老人。他曾经见到一个老人独自在家死去。有一天晚上,社区里一个90岁的大爷独居,他在外地的儿女给老人打电话打不通,就打到社区来了,然后社区叫保安过去看一下,“(我们)在他门口给屋里打电话,能听见电话的声音,手机在震动,能听见屋里有电视的声音在播着,但是就没有人开门,心想坏事了,直接叫楼下消防的上去几个,把门拆开了,一看,老人躺地上了,人没了。老人没了,但他的儿女不能回来,直接联系救护车把老人拉走了”。张先生说,“咱们普通人都知道,他们3,000死亡人数只是临床患者,有病床,在床上。其实还有部分人连床都没有等到,都等不到床,就完了,有的是没人治的。有撒钱的,有跳楼的,视频我看到过”。张先生说,在他所在的社区,他知道的是有66例确诊,22个人去世。

4月10日

大纪元获得的哈尔滨市道外区4月10日的《血清抗体特异性检测阳性人员情况统计表》显示,当天哈尔滨市道外区疾控中心上报了34名血清抗体检测阳性的境内确诊病例。但官方通报,4月10日,哈尔滨市新增确诊病例1例,现有确诊病例2例,无症状感染者4例。仅哈尔滨市一个区验出的“确诊病例”就有34人,是当天公布现有2例“确诊病例”的17倍。

同日,大纪元采访绥芬河市民李先生,他说,“现在小区基本都是封闭的,都不出门,当然有些恐慌,如果持续入境人数比较多的话,就要恐慌。现在这几天暂时对俄的关口是闭关了,具体什么时候开不知道”。李先生说,绥芬河正常开关每天会有几百人过来,“大部分都是对俄罗斯做生意的人,目前还有中国人滞留在口岸”。哈尔滨市民俞先生9日对大纪元说,前几天哈尔滨确实新出现4例病例,“说是从外面输入的病例,但即便是本土的也都说是境外输入,说本土的就等于是疫情没有控制住,而境外输入正好是个借口”。俞先生表示,现在整个黑龙江疫情还是很严重,“齐齐哈尔也发生了好几起病例,之前有个敬老院发生二十多起病例,只报了十几起病例,当地一直隐瞒,都不报真实的”,“哈尔滨周边的城市,齐齐哈尔、佳木斯等地到底有多少病例?牡丹江和绥芬河又实行小区戒严了,疫情有没有真正控制住,谁也不知道。现在很多省又开始严控了,我感觉是没有控制住,情况不容乐观”。哈尔滨市民邓女士9日告诉大纪元,“我们这边疫情还是挺严重,五常就有新的病例”,“现在小区也没有解封”。邓女士说,一星期前她所在的小区就有发现感染者,“有两起,进来测体温的时候(发现的)。一个是黄码(隔离了),红码的是一个年轻小伙子,当时他很愤怒就把墙上测二维码的东西砸了,然后就跑了,最后结果不知道怎么样,详细的情况不敢问,否则怀疑你不相信政府,我感到资讯不透明”。邓女士说,“绥芬河、牡丹江那边现在都成了隔离区了,牡丹江有的居民都比较恐慌。绥芬河市民杨先生8日对大纪元说,“前几天俄罗斯的一个货车司机到绥芬河来送货,然后他被确诊了,他接触的27个人昨天都去隔离了。”

同日,美国企业研究所学者史剑道(Derek Scissors)公布他的研究模型,推估中国除湖北以外的武汉肺炎感染者近三百万人。

更多事实,仍然需要社会各界给予补充。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一线采访】持续现新病例 武汉解封后仍严管
组图:武汉解封 北京有小区封锁提最高级别
疫情未减 中共封群封号 网络言论再受控制
【独家】中共密件频频针对湖北武汉人
最热视频
【直播回放】5.26疫情追踪:美确诊逾170万
【十字路口】美推机密武器 港国安法藏权谋算计
【新闻第一现场】对港毁诺 30年前电影预言成真
【有冇搞错】中印石头大战 军事冲突可能性大增
【直播】5·26白宫简报会:纽约单日死亡数新低
【直播】川普关于保护患糖尿病老人的讲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